新闻中心
行业动态
新闻公告
检测报告
技术资料
企业文化
联系我们
SoYa油墨
SoYa油墨

SoYa油墨
SoYa油墨

SoYa油墨
SoYa油墨

    ABOUT 新闻中心
       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
 
军犬巡逻时遇老兵退役 竖起前腿“敬礼”送别
日期:[2017/11/29 9:36:16]   共阅[141]次

11月28日,武警宿迁支队泗阳县中队,正在看守所周边巡逻的军犬多多,碰到了正在进行“向哨位告别”仪式的退役老兵训导员王旭乐,久久驻足,任由在队列里王旭乐发出怎样驱赶的声音,也不愿离开。当退役老兵向哨位敬最后一个军礼时,多多突然坐立,竖起前腿向退役老兵“敬礼”。 这样的军礼持续了十余秒钟,直到官兵礼毕,军犬多多也才放下前腿。 中新社发

11月28日,武警宿迁支队泗阳县中队,正在看守所周边巡逻的军犬多多,碰到了正在进行“向哨位告别”仪式的退役老兵训导员王旭乐,久久驻足,任由在队列里王旭乐发出怎样驱赶的声音,也不愿离开。当退役老兵向哨位敬最后一个军礼时,多多突然坐立,竖起前腿向退役老兵“敬礼”。这样的军礼持续了十余秒钟,直到官兵礼毕,军犬多多也才放下前腿。中新社发

11月28日,武警宿迁支队泗阳县中队,正在看守所周边巡逻的军犬多多,碰到了正在进行“向哨位告别”仪式的退役老兵训导员王旭乐,久久驻足,任由在队列里王旭乐发出怎样驱赶的声音,也不愿离开。当退役老兵向哨位敬最后一个军礼时,多多突然坐立,竖起前腿向退役老兵“敬礼”。 这样的军礼持续了十余秒钟,直到官兵礼毕,军犬多多也才放下前腿。 中新社发

11月28日,武警宿迁支队泗阳县中队,正在看守所周边巡逻的军犬多多,碰到了正在进行“向哨位告别”仪式的退役老兵训导员王旭乐,久久驻足,任由在队列里王旭乐发出怎样驱赶的声音,也不愿离开。当退役老兵向哨位敬最后一个军礼时,多多突然坐立,竖起前腿向退役老兵“敬礼”。这样的军礼持续了十余秒钟,直到官兵礼毕,军犬多多也才放下前腿。

更多阅读:功勋军犬服役十年退伍 临走时竟泪水长流

军犬“飞龙”退伍时流下泪水。

中国青年网北京11月6日电(记者 孙钊 通讯员 刘文庆) “飞龙”老了,想当年全基地的犬,见了飞龙没有一个不往后躲的,而此刻,戴着大红花的飞龙,望着守护多年的哨位,目光灼灼,依依不舍。饲养员哭着说:“放心吧,飞龙,我知道你心里难受,我们会替你继续履行使命的。”

远处传来汪汪的叫声,这是飞龙的老伙伴们向老班长告别的声音……疗养院派来接飞龙的车到了,那一刻,我第一次见飞龙哭了……


“飞龙老了,要好好照顾它……”分配到中队的第一天起,我就听战士们这么说。

飞龙是中队的功勋军犬,今年是它服役的第十年也是最后一年了,就这年龄,折合成人类的岁数少说也有七十多岁了。不要看它现在年纪大了,想当年,飞龙那可是军犬基地响当当的好犬,飞奔于训练场上不知疲倦,比武竞赛回回打头阵拿荣誉。如今的它已被岁月洗白了胡子,从一名人气爆棚的犬界传奇“帅小伙”变成了如今的“白胡子老兵”。

看着飞龙一天又一天地衰老下去,战士们也是爱莫能助……当听说飞龙的退役命令就要到了的时候,战士们没事儿的时候都自发地带着吃的去看看自己的老伙伴,陪飞龙说说心里话。

军犬飞龙在战友的陪同下最后看一看营区。

年老体衰的飞龙就要面临退伍了,但从它身上看不到一丝丝的懈怠和懒惰。每天清晨,它依旧按时地巡逻在自己的岗位上,虽然步子已经变得蹒跚,但它的目光依旧坚毅而警惕。即使是到了深夜,它也从不懈怠,每当防区有任何风吹草动,总能听到它那沧桑而有力的警告声。


岁月是无情的,虽说飞龙不服老,但是岁月依旧在它的身上刻下了印记,原本驰骋于各大训练场一一虐遍天下军犬的它,现也已不再喜欢奔跑,和老人一样,它现在更喜欢晒晒太阳。每到下午训练的时间,它就卧在跑道旁边,凝视着小兄弟们打拳跑步,一呆就是一下午,有时看到战士们偷懒,它还会汪汪叫两声,就像一个负责任的老班长一样。

“飞龙”与战友嬉戏。

有人说:人老的时候就会像个小孩一样,喜欢重拾童趣。飞龙也是一样,虽然大部分时间它只是静静地趴在太阳下,但一听到有战士远远地唤它一声“飞龙!”它就会立刻起来,竖起耳朵,跑到战士身边,亲昵地摇着尾巴。当战士们读书的时候,飞龙也总喜欢凑过去一块看看,如果书上的内容看不懂了,它还会着急地舔一舔战士的脸,仿佛是在和战士说:“快告诉我书上写的是什么?”

飞龙作为一只老军犬,是有灵性的,总能读懂战士们的心思。记得刚刚分配到中队的那天夜里,我牵着它在营区遛弯儿。在皎皎的月光下,暗夜的孤独和寂寞勾起了我的乡愁。飞龙瞅了瞅我,仿佛读懂我的心思,挣开绳索跑到楼里叼出来一个小球球,放在我的脚边。我一开始还很错愕,没理解它的意思,它见我没有一丝反应,索性咬着球球放在我手心里,然后兴奋地跑到一边汪汪地叫起来,原来它是想通过和我玩游戏来让我高兴起来。就这样,每当我心烦的时候,我就喜欢带着飞龙,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好地打打球,每次都玩儿得不亦乐乎……

飞龙作为中队的犬王,那可是很有地位的,身后有一帮小兄弟。它的小兄弟也都很懂事儿,知道老大老了,每次开饭都主动地等在飞龙后面。飞龙要走了,它的小兄弟们汪汪汪地叫着,咬着绳子不让它走……

铁打的营盘,流水的兵。无论战士们是多么舍不得,飞龙也得离开了。放心吧同志们,年迈的飞龙,部队会有专门的疗养院来照顾它,退伍后的它会被好好照顾,就像你们照顾它那样……

车门打开了,我的回忆也被打断了。飞龙,该上车了。“再见吧飞龙,愿你一路走好,我的好兄弟!我会常去看你的……”

 
上一篇: 乌镇准备就绪 静候互联网大会嘉宾
下一篇: 中科院公布重大科学发现 或与暗物质有关
   相关文章
习近平致信祝贺2017年广州《财富》全球论坛开幕 [12/07]
习近平总书记引领推动网络强国战略综述 [12/03]
习近平会见出席“2017从都国际论坛”外方嘉宾 [12/01]
中国共产党邀请全球政党开大会 共同建设美好世界 [12/01]
中科院公布重大科学发现 或与暗物质有关 [11/30]
乌镇准备就绪 静候互联网大会嘉宾 [11/29]
 
  友情链接:天津东洋油墨有限公司 上海DIC油墨有限公司 杭州威利油墨制造有限公司 中国油墨 中国油墨网 洋紫荆油墨有限公司 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版权所有:豫ICP备12026644号-2  鹤壁百运佳印务有限公司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地址:河南鹤壁经济开发区泰山路529号 邮箱:baiyunjia@soyaink.com  电话:0392-2185189 传真:0392-2185190